总裁大人轻一点 > 番外篇 > 萌妻不好惹,喜欢一个人!

番外篇 - 萌妻不好惹,喜欢一个人!

所属目录:番外篇      发布时间 : 2016-7-26
咪乐|提供时时|直播|clara_chan 为此,紧急防卫对策组织「」表示,有颗巨大陨石以「R」的轨道朝地球接近,为了阻止地球毁灭的危机,只能以「U」型炸弹破坏陨石的核心。

    如此突兀的打断别人,宁萌一有些尴尬,而她身旁的丫头却丝毫不觉,大大咧咧的朝两人笑着。

    “小叔,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朋友!”自来熟的本事,袁羽羽当真比叶小涵和宁萌一更运用自如。

    “哦?你什么时候跟宁小姐成为朋友了?”

    袁麟恺闻言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那任性闯祸捅娄子的侄女,再看看那端着公式化笑容笑了一整晚的宁萌一,这样的场合倒真是为难她了。

    “就刚刚啊!”袁羽羽说得一脸认真,“刚认识我就带她来见你啦!我这个侄女是不是当得特称职?!”

    “嗯,还真是!”袁麟恺轻笑着点了点头,小丫头打着什么主意他又怎么看不懂,家里人操心他的婚事连她也用上了。

    倒是沈光霁对宁萌一很是好奇,毕竟一整晚,他发现袁麟恺的视线放在她身上多过放在场上任何一个女人,包括他的侄女。

    这样漫不经心又隐晦的袁少爷可不多见,让他对这个从未露面的宁家小姐更是好奇,只是没想到她和传说中的那个又矮又丑的千金小姐完全不同!

    今天他所见到的这个宁家小姐,虽然从未在这个圈子里露面,甚至还不懂这个圈子里的规则,但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世家贵族千金的优雅和高贵,和在场那些恨不得把今天这场宴会当成走秀的千金小姐比起来,她反而更低调更淡然。

    很明显这丫头被家里人保护得很好,还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的情绪,跟在宁董身边她就像迷路的公主,好奇的观望着这一切。

    他似乎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了,她身上有一股连他都说不上来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今天可以争取这个机会,当一个猎人的时候,他发现身旁的袁少似乎比他还要不淡定。

    在江艺苑和苏千乘之后,对女人都一副避之而不及的袁家少爷,如今竟然会对一个丫头感兴趣,这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另一边,溜到主持台下的叶小涵,嘀嘀咕咕的跟宴会主持人说了几句后,有声音在弥漫着悠扬曲调的客厅里响起:“舞会时间,大家请随意!”

    场上的灯光渐渐暗了几个亮度,袁羽羽趁着机会忙把宁萌一推到袁麟恺身边,“小叔你赶紧请萌萌跳个舞呀!”

    他要是不下手,等会上来邀舞的男人就多了,哪里还论得到他呀!

    再说了,这第一支舞肯定不能便宜了其他男人!

    被袁羽羽轻推了下,宁萌一一个侧身停在了袁麟恺身边,拖地的冰川蓝裙摆从他黑色的西装裤上漾起一阵清亮的涟漪。

    仿佛有什么在他心尖上划过,细细密密的勾出了一阵难以言喻的痒。

    袁麟恺的伸手扶住了她,略显歉意的垂眸,“我家丫头不懂事,宁小姐见谅!”

    “没事没事!”站直身,宁萌一轻笑着摇了摇头。

    袁麟恺转身把手里勾着的酒杯交到一旁的袁羽羽手里,无视周遭蠢蠢欲动的那么多男人,礼貌而绅士的单手背负微微弯腰朝宁萌一伸出手,谦逊的贵族姿态:“美丽的女士,能请你跳支舞么?”

    宁萌一愣了愣,讶异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尊贵骄傲的男人,此刻正用最虔诚而绅士的态度邀请她共舞,一瞬间,周遭传来不少遗憾的叹息和各种窸窸窣窣的议论。

    有人失望,有人嫉妒,也有人羡慕……

    原本无人关注的角落,也因为这两个备受瞩目的主角而受到众多关注。

    众多宾客的视线里,宁萌一看着眼前等待自己接受的男人,难以掩饰的羞涩划过脸颊,拽着裙摆的手紧张得出了不少冷汗,犹豫了片刻,她最终还是颤抖着抬手把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手心。

    刚一碰触到他微凉的大手,手背倏地一紧,他已经握了上来,带着她往正中央走去。

    旖旎而柔缓的音乐响起,场内已经有人给他们空出了地方,宁萌一抬眸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清俊的脸上扬着淡淡的笑容,温润淡然,凌厉的棱角在淡黄的灯光下勾勒出完美的弧度,自信温雅的笑容里难掩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若是细看便能发觉,这个男人身上,还有着别的男人所没有的一丝疏懒,带着成熟男人的优雅意气,炫目得足以让人丢掉一颗心。

    跟随着他的舞步摇曳,她微红着脸,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外露的情绪和那掩饰不住的喜欢。

    是的,她对这个男人确实动了心。

    五年前的伤害已然在时光里渐渐抚平,这个出色的男人,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悸动和梦幻。

    喜欢一个人从来就不需要什么借口,天时地利的相遇,让她忍不住想要重新开始。

    开始一段她自己想要去追逐,想要经营的爱情。

    瞧她一直盯着自己看,袁麟恺轻笑了声,微微压低头凑到她耳旁,“如果不想笑,可以不用勉强自己,你就算冷着脸对他们,他们也不敢有意见的。宁家的长辈从未把你曝光,不正是希望你过得快乐一些吗?”

    “……”被他看穿自己的小心思,宁萌一微微有些尴尬,却还是勇敢的抬起头来,直直的把他看进自己的眼里。

    灵动闪烁的眸子里倒影着两个人小小的身影,他仿佛能从那双眸子里看到自己,异样的温柔从眸底闪过。

    看着这张温柔的俊脸,她早已经忽略了周遭众多的目光,从未像这一刻那样勇敢明媚的朝他微笑:“我想对你笑,可以吗?”

    她问得勇敢,没有忐忑也没有不安,甚至连小心翼翼都没有,仿佛这就是她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就那么简单。

    袁麟恺有片刻的错愕,看着这张认真的笑脸,如此炫目明媚的表情,不沾染任何尘埃,干净透彻得让他忍不住想要私藏!

    就是这样一张明媚的笑脸,让他觉得那几天敦煌沙漠的艰辛没有白熬。

    温柔的视线从周遭众多宾客艳羡的目光里扫过,他不由得抬手按着她的头往自己怀里躲,有些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属于她的美。

    男人与生俱来的霸道和独占欲从来不愿意过多分享,他也一样。

    压下头,他偏头*的凑到她耳旁,“既然只对我笑,那我可不要拿来跟那么多人分享!”

    “嗯?”她不解的抬起头。

    “带你去个地方,一个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就这么落跑没关系吗?!”今天的主角虽然是爷爷寿宴,可她很清楚,真正的主角是她!

    “因为你是宁家小姐,所以做任何事都没关系。”

    宁萌一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扬起在眼角的笑容愈发明媚。

    宾客群里,徐子泓看着宴客厅正中起舞的身影,*的交首低语,那样明媚的笑容,可却再也不是他的独有。

    曾经所有属于他的一切,全都被他自己亲手放弃。

    排山倒海的思绪汹涌而来,他几乎无法克制自己满心的冲动和嫉妒,握着酒杯的手收紧再收紧,森森泛白的指骨早已泄露了他的情绪。

    此时此刻,他所在乎的似乎早已经不是那些过眼的虚浮,看着依在别的男人怀里的小东西,他才真正明白,自始至终他要的也不过是她那样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爱情和崇拜。

    而这些,都已经从他指间溜走,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珍惜……

    站在徐子泓身边,梁婉诗愤怒的看着这个人在她身边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宁萌一身上的男人,刚做的美甲生生在掌心里掐断,满心的怨恨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毒液一瞬间流遍全身。

    她努力了那么多年,刚一回来就被宁萌一彻底毁灭,蚀骨的恨意堆积在喉咙口,怎么都咽不下去。

    属于她的东西,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拱手相让!

    一曲舞毕,宁萌一拽着裙摆朝着袁麟恺做了个淑女的姿势,刚站直身,他便朝她伸了手过来。

    她眯眼看着他,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转头看了眼人群里一直看着自己的爸妈,歉意的笑了笑,也不管全场的宾客会有什么反应,拽着裙摆跟着袁麟恺毫无顾忌的往大门口走去。

    仿若天生的一对璧人,即便提前离开,都让人无法生气。

(如果您喜欢小说《总裁大人轻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zongcaidarenqingyidian-net.matabaca-online.com,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