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求变

2021-12-07 11:26
编辑: 王智超
来源: 新华网
咪乐|tv|直播 7.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孙波 刘书云 雷肖霄

  位于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的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的煤油气综合利用项目 张博文 摄

  2021-12-07,在陕北黄土高原延长县城西门外,我国陆上第一口石油井正式完井,黑色油流自井底喷薄而出,当日产油1.5吨,中国大陆不产石油的历史宣告结束

  党中央在延安的十三年间,延长石油成为打破国民党经济封锁,增强中国共产党和边区军民抗战力量的重要支撑

  “当时谁心里也没谱,只能一边研究地质理论,一边打井,一口井打下去就是几百万元,投资大,压力也大,但大家咬着牙坚持下去,坚信一定能够找到天然气。”延长硬是在北纬38度以南的“贫气区”建起了千亿方级气田

  从日产原油千余斤到现在的千万吨级大油田,从延长县城一个小作坊到如今生产多元化的世界500强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延长石油)历经百年蜕变。近年来,他们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破解科技成果转化痛点、难点,让创新链与产业链深度融合,企业日益发展成为引领能源革命的现代化企业。

  出油记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建设的二氧化碳捕集利用及封存设备(简称CCUS)。张博文

  19世纪中后期,第二次工业革命爆发,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石油替代煤炭成为最主要动力源。

  被迫打开国门的清政府,惊奇地看着西方的各类新奇“洋货”蜂拥而来,白银滚滚外流。陕西巡抚曹鸿勋等人多次上书清廷,提出“以中国之财力,开中国之利源”“以延长煤油与外国煤油争衡”,风雨飘摇的清廷恩准了曹鸿勋等人的请求。

  2021-12-07,在陕北黄土高原延长县城西门外,我国陆上第一口石油井正式完井,黑色油流自井底喷薄而出,当日产油1.5吨,中国大陆不产石油的历史宣告结束。

  同年10月,延长炼油房落成,中国自产的石油产品开始走向市场。这里,成为后来的延长石油集团的前身。

  党中央在延安的十三年间,延长石油成为打破国民党经济封锁,增强中国共产党和边区军民抗战力量的重要支撑。延长石油产的凡士林成为保护战士免于皮肤皲裂的“灵丹妙药”;煤油、油墨等石油工业产品保障着边区政府的正常运转;汽油、柴油、擦枪油等军需用品增强了边区军民的抗战力量……凭借“埋头苦干、不怕困难”的优良作风,延长石油夜以继日地为陕甘宁边区输送着各种各样的石油产品。

  曾来延安参观延长石油厂的美国记者哈里森·福尔曼在其著作《北行漫记》里写道:因为缺乏钢材,储油库的边墙是用石板做成的,石油装在用红柳条编制的笼子里,用骡子和驴运出油品。

  延长石油厂出产的煤油为陕北窑洞带来光明。在煤油灯下,毛泽东同志伏案完成了《矛盾论》《实践论》《论持久战》等多篇著作,指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让老区群众尽快脱贫,过上好日子,党中央和国务院特批延长石油为全国唯一的地方石油企业。

  世纪之交,基于国家能源发展的重要战略需求,延长石油先后于1998年和2005年两次进行重组,开启集团化、规模化发展之路。重组后的延长石油于2007年原油产量首次突破千万吨大关,成为千万吨级大油田。

  产气记

  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延长气田采气二厂一处天然气净化站。张博文 摄

  油田建设轰轰烈烈,恰逢彼时国际油价高位运行,企业经济效益十分可观。延长石油主动求变,做出了找天然气的重大决策。

  延长石油油区位于我国西北的鄂尔多斯盆地,其下蕴含着丰富的石油、煤炭、天然气资源,其中天然气、煤层气、煤炭三种资源探明储量居全国首位。而横贯东西的北纬38度在鄂尔多斯盆地上却似乎是个“神秘地带”,以此为界,南油北气的理论统领了中国石油地质理论界多年。

  “前人研究认为,鄂尔多斯盆地东南部上古生界水体较深,主要发育前三角洲沉积体系,缺乏有效储层,普遍认为是贫气区。据2005年第三次油气资源评价结果,延长探区天然气资源量仅有3000亿立方,勘探潜力不大。”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总地质师王香增介绍说。

  既缺乏经济效益的诱惑,前景又普遍不被看好,但延长石油却立足企业长远发展,凭着“埋头苦干、不怕困难”的优良作风,硬是在北纬38度以南的“贫气区”建起了千亿方级气田。

  陕西延长石油油气勘探公司总地质师林进回忆道:“当时谁心里也没谱,只能一边研究地质理论,一边打井,一口井打下去就是几百万元,投资大,压力也大,但大家咬着牙坚持下去,坚信一定能够找到天然气。”

  2007年以来,通过加大理论技术研究和勘探实践,延127井、试8井等获百万立方高产气流,延安气田被首次发现。2014年,延气2-延128井区建成投产,年产能20亿立方,延安气田进入快速上产阶段。

  同年,由王香增团队主导的“鄂尔多斯盆地东南部上古生界天然气地质理论新认识与延安大气田发现”被中国地质学会评为十大地质科技进展,“南油北气”的理论就此改写。

  随着开采技术的不断提高,截至目前,延安气田已有五口井日产气量百万立方米以上,累计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7635亿立方,建成年产能70亿立方,年产气66亿立方,累计产气262亿立方。

  “‘十四五’期间,延安气田将力增产量翻一番,年产能达百亿立方以上,跻身全国第一方阵。”王香增说。

  强链记

  延长石油集团延长气田采气一厂甘谷驿净化厂,工作人员查看设备运行情况。张博文 摄

  从采油厂到集团化、规模化的现代石油企业,延长石油筚路蓝缕,砥砺前行。但受产业结构不优困扰,企业包袱沉重。

  “上一轮治理整顿后,延长销售终端数量有限,多余的油品只能卖给中石油、中石化。”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炼化公司总经理李军说。

  由于国家对油品在生产端征收消费税,炼化公司一年有100多亿元消费税顺嫁不出去。“必须加快产品结构调整,避免出现‘灰犀牛’。”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兰建文说。

  延长石油开启强链计划,积极发展石油化工产业,将原有的7个炼化厂整合,筹备建成1000万吨炼化一体项目,将“油”“化”比例从9:1逐步调整到6:4。

  在毛乌素沙地边缘的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一座“化工新城”拔地而起,在荒漠之中筑起一片“钢铁森林”,这便是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榆能化”)。

  “延长石油凭借煤炭、石油、天然气三种资源皆有优势,投资400多亿元在这里建立起了全球首套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项目。2011年启动建设,2015年一期正式投产,总共包含360万吨甲醇、120万吨甲醇制烯烃以及150万吨渣油催化热裂解和190万吨聚烯烃项目,目前是陕西省最大的聚烯烃供应商。”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伟介绍。

  “天然气和煤炭可以碳氢互补,使得煤制甲醇的过程中,二氧化碳排放大幅降低。而将渣油制成化工产品,则可充分消化兄弟企业炼油后副产品,经济效益实现最大化。”李伟说,这一项目曾被评为联合国清洁煤技术示范与推广项目。

  “这套装置比起传统单一的现代煤化工项目,吨甲醇水耗降低70%,二氧化碳、废渣、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减少60.38%、61%和59%。”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副总经理范京道说。

  凭借这套煤油气综合利用装置,榆能化实现了能化产业绿色低碳发展和经济效益提高双赢。“我现在每天的利润能到四五百万,今年1~7月,利润达9.37亿元。”李伟说。

  目前榆能化生产的高端烯烃产品单品每吨价格已经过万元,“国内目前烯烃仍旧缺乏高端产品,因此价格较好。延长4%的高端化工产品,可以占到化工产品产值的14%,这也为我们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范京道说。

  埋碳记

  延长石油集团延长气田采气一厂甘谷驿净化厂。张博文 摄

  延长石油所在的鄂尔多斯盆地干旱缺水,生态环境脆弱。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成为这里发展能源化工面临的最大挑战。

  得益于多年来的主动求变,这一次,延长人应对得从容淡定。

  早在2007年,为了应对陕北地区缺水现状,延长石油便开始探索以二氧化碳代替水驱油。他们的初衷是,一方面对煤化工产生的二氧化碳实现有效利用,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节约水资源。

  降低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延长石油多年的苦心探索已经走向世界前沿。

  2015年9月,延长石油CCUS(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项目)成为中美两国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合作项目之一。截至目前,延长石油集团已累计封存二氧化碳18.5万吨,并已建成年处理规模达15万吨的CCUS示范项目。

  走进位于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区的杏子川采油厂,一台台抽油机正努力地从千米之下的细小岩缝中提取石油。延伸于地下的一个个管道从亿万年沉积的地层穿越而过,构成了一个庞大又鲜为人知的地下王国,这里便是二氧化碳的“最终归宿之一”,也是延长石油CCUS项目的布点之一。

  杏子川采油厂注水办副主任梅艳指着地面上输送二氧化碳的管道介绍:“液态二氧化碳经过加压后经过这些管道,和水交替被注入地下驱油,对于低渗致密的鄂尔多斯盆地来说,与水驱相比,采用二氧化碳驱油可将原油采收率提高10到15个百分点。”据初步测算,鄂尔多斯盆地油藏可封存二氧化碳达19.1亿吨。

  “CCUS项目是延长石油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步骤。同时也是传统能源企业立足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抓手。”兰建文说。

  创新记

  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中控室监控设备运行情况。张博文 摄

  科技成果转化难是多年来学界与企业一直努力探索,试图解决的问题。延长石油走出了一条“企业深度参与创新,创新成果又不断反哺企业成长”的创新之路。

  “延长石油立足创新链和产业链,在前沿探索、中试研究、工程示范三个阶段分别与高校和科研院所达成技术、平台、人才、资金的有效流动。”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科技与信息化管理部部长王军峰介绍。

  ——坚持企业主导,参与主体共享知识产权。合作研发的科技成果各占50%的知识产权,让延长石油和高校科研团队形成了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科技创新利益共同体和良性互动的合作机制,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沃土。

  ——探索多种利益共享模式,让科研团队“有福同享”。“有的技术是一次性买断,有的是跟科研团队约定好分红方式,根据不同情况我们具体分类实施。”王军峰介绍。

  在与大连化物所联合组建的延长中科(大连)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延长石油在高校和科研院所技术入股的同时,还为科研人员设置了一定比例的股份,让科研人员既有“面子”,更有“里子”,形成了以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

  此外,延长石油还宽容科技失败。“对于做完研究发现工程化意义不大的项目,我们进行决策后会及时结题,并给科研团队支付科研费用。这样一方面避免资源浪费,另一方面也降低了科研团队的心理负担。”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总工程师扈广法说。

  在科技创新的良性激励下,延长石油围绕能源资源勘探开发效率提升、资源绿色开采、炼化转型升级、资源综合深度转化、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产业绿色低碳发展、精细化工产业布局发展、新能源产业布局发展、新材料产业布局发展、产品附加值提升等方面开展技术攻关,2016年以来在关键领域开展攻关项目超过1000项,2021年在研项目400余项。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880595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