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咪乐|直播|app|平台下载 据印度安全部队发言人透露,遇袭分队隶属于中央预备警察部队第212营。


     【方法医官】很快就被找来了,并且在马I.0的安排之下,将【梦幻城堡】里的两句流浪汉的【遗体】带走。

    “真的没死?”马I.0颇为着急地问道:“可他们明明没有呼吸了啊?”

    “是假死状态。”【方法医官】双手正按压在其中一名流浪汉的胸膛之上,进行着简单的心肺复苏。

    也不知道这到底管不管用,但过了不久之后,已经停止了呼吸的一名流浪汉,竟然真的再一次恢复了呼吸。

    可流浪汉身上,依然还有那种中毒严重的状态……皮肤还是微微发黑。

    但人是真的活过来了。

    “神了!”马I.0不禁瞪大了眼睛,“老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

    看灵魂的状态啊……

    可这个该怎么说呢……

    “哼,你以为我真就不学无术,天天躲在办公室里玩游戏,吃零食,追肥皂剧,撩前台的警花?”

    “不然呢?”

    沉默。

    沉默过后,马I.0忽然一拍脑袋,“他为什么没有真的杀死人质?按理说不应该啊……这不都已经杀死了起码上百个的流浪汉了吗?”

    【方法医官】摇摇头,表示不知,但却沉吟道:“或许……另有其人?”

    马I.0眉头一皱,“也不知道王千羽进去之后,是个什么状况……有几分钟了吧?”

    就在此时,林峰却冲忙地跑来,“马IR,收到了西门先生的消息,有一个虫巢发动了!不过幸好,发动的虫巢是已经被找到的其中之一,他们提前做了防备,所以没有人员伤亡……但西门先生说,如果下一个发动的虫巢来不及发现的话……”

    “发动?”马I.0猛然抓住了林峰的衣领,不可思议道:“为什么会发动?什么时候发动的?”

    “推算时间……恐怕,恐怕是绑匪抛下第二个人质的同时……咦,他活过来了?”林峰瞬间瞪大了双眼,“怎么会?”

    马I.0却不理他此时的诧异,而是脸色奇差地一拳捶在了桌子上,“第二个虫巢发动几乎与第二个人质抛下同步,也就是说……并不是定时的方式?但匪徒是用什么手段发动的……阵法师,信号车,按理说应该……该死!小洛那边呢,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林峰摇了摇头,“进了城堡之后不久,小洛IR身上装的窃听器就失去信号了。”

    “你现在才说?!”

    “您刚不是走开了吗……”

    马I.0一下子跑出,冲到了城堡的门前,林峰正要跟上,此时【方法医官】却忽然道:“小林子,有望远镜吗?”

    “望远镜?”

    ……

    他还真是有。

    单筒,伸缩的便携型,就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随手将望远镜交给了【方法医官】之后,林峰才下意识问道:“方法医,你要望远镜做什么?”

    “既然不是事先已经定制了时间,你不觉得好奇吗,明明已经封锁了现场,匪徒是用什么方式控制外边的虫巢发动的?”

    “什…什么方法?”

    只见【方法医官】手指在望远镜上似乎划了几下,随后便使用了起来……【老方】此时一边用望远镜寻找着什么,一边随意地道:“想想这个绑匪对人质的处理方式,有没有一种表演味道很浓的意思?”

    林峰怔了怔,皱眉道:“对方似乎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激怒我们?”

    “关键是,表演给谁看。”【老方】却翻了翻白眼,“在那么高的地方,将人质全部挂上去……如果只是为了挑衅我们,有必要这样吗,在哪杀不是杀啊?还真是人均行为艺术家?”

    “表演给谁看…表演……”林峰不禁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难道,还有同伙!?”

    “喏,你看这个是不是。”【方法医官】冷不丁地将望远镜交到了林峰的手中,随后往前方一指。

    林峰下意识地拿着望远镜往【方法医官】指使的方向看去,镜头移动,却有一点突然反光的位置。

    那是一座六层高左右的小楼,但却是在辉煌游乐园之外的地方……有一个人,此时正站在了窗户处,手上也同样拿着一副望远镜,正往这边看来。

    突然,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与林峰对视的瞬间,竟是立马就消失在了窗户之前……林峰顿时打了个激灵。

    震惊的原因不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可疑的家伙,而是自己的便携式单筒望远镜居然能看这么远,还那么清晰……就离谱!

    但他已经无暇考虑这件事情了。

    “方法医!你立大功了!”林峰此时兴奋地大叫了一声,随后一头冲出,同时拿起了对讲机:“马IR,你听我说!我和方法医有重大的发现!”

    ……

    ……

    【梦幻城堡】。

    王千羽与小洛IR并肩而行走,王千羽看似随意,但气机散发,已经将身体周围数米之内的一切都纳入了心念的观察之中。

    她曾经入过五阶,只是后来受了伤,又年老体衰,境界倒退,但本身却不是一般的四阶巅峰大宗师能比。

    在这数米之内,王千羽是有信心能够掌控一切的……这数米的空间,乃是她毕生修为的浓缩与精华。

    但她却无法在自己心念的【域】里,看到小洛IR的存在。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喊上你。”王千羽冷不丁地说道。

    小洛IR随意道:“这种情况下,有一名总局的人陪同,总是好的,我们也有这个义务。”

    王千羽冷笑了声,“感情,你真的很喜欢做执法者?”

    小洛IR只是随意一笑,没说些什么。

    王千羽淡然道:“你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以你的天赋,应该更努力在修炼一途,你的未来不可限量,是龙,终究是要游入大海的。我家小姐,对你寄予了厚望,希望你不要玩物丧志才好。要知道,在【苍蓝】,并不缺乏与你一样拥有高天赋的人,尤其是【昆仑】,甚至还有时代的骄子,少年大帝……”

    小洛IR道:“感谢您的提醒,王老夫人,我会抽出时间来加紧训练的。”

    这小子倒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也不傲气,像极了老母亲口中别人家懂事孩子的模样……王千羽又是那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她暗自摇头,不再说些什么……再说,就颇有些倚老卖老的味道关键是,她还真是打不过这个年轻人,就比较尴尬。

    叶言……王千羽是见过的。

    叶言那人,反倒是比这个学生,要张扬许多。

    “应该是这里了。”小洛IR此时忽然说道。

    他们一路走来,直入城堡的深处,路上没有任何的阻拦,唯有眼前的这一扇大门……小洛IR直接伸手推门去了。

    “小心有诈!”王千羽皱着眉头,不忙提醒道。

    小洛IR直接推开了们。

    ……

    虽然是【梦幻城堡】之名,但其实并非印象中那种欧式古堡的模样。

    【苍蓝】子世界是【天庭】主导之下的小世界,基本上不会出现任何意思西方的东西……这城堡,更偏向于琼楼玉宇的感觉。

    辉煌游乐园的【梦幻城堡】其实只是一处景点,是给游客拍照观光用的……这门后的大殿,虽然已经年久失修,但却能够看见一丝曾经辉煌的模样。

    这像是古代帝王用的大殿。

    但曾经辉煌的大殿,此时却显得鬼气森森,甚至有着一股诡异的紫雾弥漫。

    窥见紫雾的瞬间,王千羽已经屏住了呼吸,对她来说,闭气的功夫并非难事,但她还是提醒道:“这些雾气有古怪,尽量不好触碰。”

    王千羽其实应该不是那种特别难相处的人对于同层次的人。

    小洛IR只管往紫雾的深处走去,王千羽见状,来不及阻止,唯有硬着头皮跟上,可这个年轻人却有种奇特的魔力似的。

    她甚至没有一种对方这种行为是莽撞的感觉。

    然而这被紫雾所笼罩着的大殿,却时刻都给予王千羽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紫色雾气之中,似乎隐藏着许多可怕之物。

    小洛IR忽然停下了脚步。

    “发现了什么?!”王千羽直接问道。

    只听见小洛IR缓缓说道:“王老夫人,王巴丹小姐的遗体很好,并没有遭受破坏,请放心。”

    “什么?”王千羽不禁一愣,随后走近了几步。

    前方是一处方形的水池,但早就没有了蓄水,水池之中,一条白玉桥前后贯穿,而此时,王巴丹的遗体,就被放置在了那白玉桥之上。

    桥上铺满了花瓣,王巴丹此时正穿着整齐地躺在了这鲜花花瓣之中,少女安详……安详的犹如睡着了一半。

    王千羽不禁失神,呢喃了声:“小丹……”

    她下意识地步入了白玉桥。

    可此时小洛IR却忽然伸手将她给拉了下来,王千羽心中顿时一惊,下意识地看向了脚下。

    只见那缤纷的花瓣之下,竟是有什么东西在游动着……忽然,一只小小的,丑陋的脑袋,自从花瓣之中钻出。

    王千羽不禁抽了一口亮起,那自花瓣之中爬出来的,赫然是一条模样狰狞的红黑色蜈蚣!

    不仅仅只有一条!

    此时,在白玉桥上,接连不断地有红黑色的蜈蚣爬出……它们在花瓣地下游动,在桥栏上爬行,纠缠,密密麻麻,是密集恐惧症的福音。

    王千羽顿时大惊失色。

    然而就在此时,那满满一桥的花瓣,忽然动了……飞了起来!

    这哪里是什么缤纷的花瓣,这竟然是一只又一只有着花瓣似乎双翼的飞蛾……毒蛾!

    缤纷的毒鹅漫天飞舞,飞舞在紫色的雾气之中,满大殿的蜈蚣在爬行,眼前的一切既绚丽又诡异。

    王千羽直接冷哼了一声,伸手自脖子上扯下了一块吊坠,抓在手中……吊坠瞬间化作了一柄九环的刀。

    她沉声道:“我已经进来了!藏头露面的家伙……还不现身吗?”

    缤纷的毒蛾在这瞬间自两边移动,只见白玉桥的尽头处,一道人影缓缓走来,满地的红黑蜈蚣也悄悄地挪开。

    黑袍。

    它……就仿佛是这虫之君王一样。

    “王千羽,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黑袍声音沙哑……沙哑又矛盾的尖锐,竟然不像是人的声带能够发出的声音。

    只见王千羽此时冷哼道:“东西,我不会交出,小丹的遗体,我今日也会带走……而你,宵小之辈,老身也会斩杀!”

    黑袍沉默半响,才再次以那非人的声音道:“王千羽,看来你对铁罗刹,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黑袍忽然冷笑,手一抬,边见无数的蜈蚣开始爬向了王巴丹的遗体,不够眨眼之间,王巴丹的遗体就已经被蜈蚣给彻底淹没。

    黑袍阴仄仄地笑道:“你能不能杀我,我不知道,但马上,遗体你就一点渣滓也找不回来了。”

    狂暴的杀机自王千羽的身上爆发,“我说过,我会将小丹葬在这里……连同你一切陪葬!”

    说罢,王千羽直接高跃而出,一刀劈向了白玉桥尽头处的黑袍!

    王千羽的刀气,甚至连当初的【魔胎】都能打出伤害,可见她在刀术之上的浸淫已经登峰造极!

    人为刀,刀气已经化入了无形之中,直接刷在了黑袍的身上!

    此时,全力一刀的王千羽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之物似的,九环大刀,竟是在半空之中停滞了片刻。

    慢了半分!

    叮!!

    九环大刀最终劈在了什么坚不可摧的东西之上,一阵火花!

    只见白玉桥尽头处,黑袍人所在的位置,竟是竟是有两条巨大无比的黑色蜈蚣,相互交缠着,将黑袍完全守护其中!

    王千羽的刀气,劈在黑色蜈蚣的甲壳之上,只是劈碎了一片!

    只见王千羽此时借着反弹之力,再次回到了白玉桥的另一边,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道在两条蜈蚣交缠守护之中的身影。

    那两条巨大的黑蜈此时缓缓挪开,爬在了地上,失去了掩盖的黑袍人,此时也露出了阵容。

    它的全身,都爬满了各种各样的剧毒之物……全身,就像是一群剧毒之物所拼凑而出一般。

    只有一双猩红的双眼,默默凝视。

    此时,真容暴露,对方情绪有了剧烈的波动,一道尖锐刺耳的叫声响起之后,满大殿的毒蛾与毒蜈蚣,一瞬间便往王千羽与小洛IR狂涌而来。

    王千羽瞬间大惊失色,连忙挥动刀光,护在身前,以密集无比的刀气,驱散着四周的剧毒之物体。

    “此等邪术……”王千羽一咬牙,惊怒道:“你来自【冥河】古国……洛先生!此人必然是【冥河】入侵的奸细,我请求你与我一同斩杀!否则,必然为火云带来巨大灾祸……洛?”

    小洛IR听不见似的,在无数的毒物之中,走上了白玉桥。

    满地的毒物,纷纷退散,仿佛碰到了天敌似的……紫色的雾气也纷纷散去,此时在小洛IR的身上,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场】,将一切隔开似的。

    “这是叶言的绝对防御,居然能运用到这种程度,实在是……”

    王千羽心中震撼,仿佛看见了当年那个张扬,狂放不羁,一遇风云就化了真龙而去的身影……

    眼看着小洛IR已经走到了白玉桥的中央,尽头处如同怪物似的毒物之体,再一次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那两条巨大的黑色蜈蚣,此时也直接爬上了白玉桥之上,疯狂地往小洛IR撞来。

    只听见小洛IR此时淡然道:“在桥上战斗,我不一定能保证,不会损伤王小姐的遗体了……你愿意看见吗。”

    疯狂的蜈蚣沿着两边桥栏一路推进,可在快要撞击小洛IR的瞬间,竟是突然往桥下方爬起!

    它们在桥底之下交换了位置,再一次冒出,直立地耸在小洛IR的身边两侧,张开可怕的獠牙,死死盯着。

    “怎么回事……”王千羽脸色一凝。

    只见在小洛IR的驱散下,那淹没了王巴丹遗体的蜈蚣堆处,红黑色蜈蚣纷纷惊恐似的散开……散开之后,王巴丹依然还躺在了那里,分毫无损。

    她的身下,依然还是垫着缤纷的花瓣……这是真的花瓣,而不是毒蛾所化。

    “王老夫人。”小洛IR回头道:“请回想一下……如果真是要伤害你们的人,会这样地爱惜王小姐的遗体吗。你看,王小姐……她只像是睡着了,安静地躺在这里,衣服甚至没有任何的褶皱……你其实已经看见了,对吗?或许只是,不愿意多想一些……一些,会本能地想要回避的东西。”

    “你到底是谁……”王千羽下意识地看向了那尽头处的丑陋之物。

    “你……离她远些!!”一道凄绝的叫声响起,尽头处的它,此时猛然张开了大口,竟是有大量猩红黑臭的毒物疯狂吐出。

    小洛IR伸手一拨,喷射而来的毒物洪流瞬间弹到了一旁。

    它再次尖叫,这一次竟是直接自己冲上了白玉桥上……无数的毒物,在地上,推动它的身体迅速前行。

    小洛IR却一指点出。

    好像是黑夜中一点星光。

    星光直接印在了它的额头之上……驱散。

    缠绕,依附……寄生在它身上的剧毒之物,在这瞬间被彻底炸开,剥落,湮灭将一切丑陋之物剥离了之后,出现在这里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目光疯狂的女子。

    小洛IR轻声道:“我为你驱除了这些,你也就此罢手,如何。”

    女人失神地抬起了头来,目光迷茫地看着那安详睡去似的少女,沉默不语。

    王千羽此时颤颤巍巍地走上了白玉桥,抖着声道:“怎么会是你…怎么能是你呢?告诉我, .; 孩子……”

    女人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目光忽然阴冷,猩红再一次浮现……她拿已经被洗涤干净的身躯,此时再一次泛起了剧毒之气,吸引着四周的毒物。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完美的结局……罢手?”女人凄然一笑:“我罢手了,谁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她在痛苦的哀嚎,雪白的肌肤再一次绽开,体内竟是有毒物爬出,噬咬着她的身体……她再一次选择了变成丑陋。

    “没有【红孩】,我的女儿就不会被害死……可是如果没有你们王家的人想要去攀附铁罗刹,我的女儿就不会……都该死!罪魁祸首,还是你们王家的人……王千羽!为了守住那些东西,你连小丹的遗体都可以不要!为了你的忠心……你甚至连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都可用来换铁罗刹的命……”

    咆哮着。

    她猛然往王千羽扑来。

    “你才是,这一切的根源!”kD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救…救命啊!”

    屏幕上,是一段人群惊慌失措地逃离的画面。

    画面异常的抖动,但并不是什么高级的运镜手法。

    而是拍摄者应该也是路人,他正一边奔逃,一边拍摄着。

    恐慌。

    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了。

    ……

    辉煌游乐园。

    “好…我知道了。”

    马sI.0脸色凝重地放下了电话,满脸阴沉地看着那梦幻城堡的高塔……除了那些被挂出来的十几名流浪者之外,高塔之中到底还有没有别的人质不好受。

    然而始作俑者已经在说出了条件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躲入了高塔之中。

    “马sIR,现在是什么情况?”

    四队的副队长美雪也脸色凝重地走近。

    马sI.0看了眼众人,才沉声道:“发现了一个类是蜂巢的虫巢在闹市中突然出现,毒虫无差别地叮咬路人,因为事发突然的关系,有一百多人被叮咬过后就直接晕倒了在地上……奇怪的是,那些毒虫叮咬过后,就会自然死亡。”

    “被叮咬的人?”美雪副队连忙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马sI.0道:“但还有生命体征,并没有马上死亡……剩下的,恐怕只能问里面的那个家伙了。”

    说罢,他看着那前方的高塔。

    这次,黑袍人并未出现,然而声音却透过了梦幻城堡的广播传了出来。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餐前的小食,投放的虫巢也只是半成而已……不过,时间到了之后,你们没有做到我的要求,那么投放的就不再是半成了。现在开始计时,你们还有大概四十五分钟的时间。”

    广播停了,现场死静死静的。

    外边的执法者却已经急不可耐。

    “要不,直接冲进去,否则要给火云市带来多大的灾难?”

    “里面的人质怎么办?”

    “该死!太被动了!”

    “这些虫巢肯定是事前就设置好的……我们能不能,先对方一步,就这些虫巢给找出来?让驭兽师召唤缉毒犬灵兽?不是已经发现了第一个虫巢的了吗?或许可以……”

    “不行,来不及的,既然凶手设置了虫巢,肯定不会没有后手……哪怕我们真的能够找到一两个,可万一逼急了对方,鱼死网破怎么办?”

    “不错,就算我们强攻进去,这该死的家伙,一样能够直接投放所有的毒虫。”

    你一言我一语,像极了头脑风暴……但却并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

    “安静!”马sI.0此时沉声一喝。

    现场安静。

    只听见他正色道:“先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办……速度要快!”

    说着,马sI.0便躲入了飞车之中,拿起了电话,直接拨通了总局长的信号……全息影像里,刘秀正在用手帕擦着冷汗的样子。

    “怎么玩这么大!我还有几年就退休了,就不能稍停一下!”

    “别哔哔了!”马sI.0瞪着眼睛,“你想不想安全退休然后薅退休金到两百岁?”

    “你有办法?”刘秀面露喜色:“我全力支持你!”

    只听见马sI.0飞快地道:“我需要至少三支的阵术师小队,四辆信号车!另外总局,四大分局所有的驯兽师,马上赶往第一虫巢的现场!记住,一定要带上西门!就算是绑,都必须将他给绑过去!”

    “我马上安排!”刘秀点点头:“还有什么?”

    “安排三名最好的狙击手。”马sI.0沉吟着道:“另外我还要借用云中寮的一件法宝……让云中鹤把天龙给我拿过来!”

    “没问题!就这些吗?”

    马sI.0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告诉王千羽,让她带着东西过来。”

    “……我尽量。”刘秀也只是犹豫了几秒,便答应了下来,“还需要多少人手?”

    “不用再多人手了。”马sI.0摇了摇头:“不能刺激对方……战力方面,有小洛在就足够了,剩下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刘秀沉默半响,才缓缓说道:“老马,现在已经不是救一个和救十个的操蛋问题的,我们穿得起这件制服,要守护的就是所有的人。但既然两个选择都是错误的,那么就只能挑我们能够承担起责任的那个。”

    “我知道。”马sI.0幽幽地道:“没有人,会去关心那些就连是否还有亲人在世的流浪者……对。”

    刘秀深呼吸了一口气道:“知道就好……恶人总要有人来当的。”

    ……

    ……

    市政厅,市长办公室。

    柳京河快步地走到了铁罗刹的面前,“市长,火云总局刘秀总局长的急电。”

    正在批阅着件的铁罗刹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皱了皱眉,“接进来。”

    ……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桌面上,刘秀的全息影像笔直地挺着……铁罗刹的手指则是在桌面上轻轻敲着。

    只听见铁罗刹此时沉吟着道:“阵术小队还有信号车,是为了完全隔绝信号的传播……但也有可能,对方的投放是通过定时的方式。驭兽师有信心在时间内找到所有的毒物源头吗。”

    “不好说。”刘秀摇了摇头。

    铁罗刹却忽然道:“我会让王姨亲自过去,与对方周旋……但,你们能行动的时间,只有对方在投放第二个毒巢之前。目前第一批受害人只是中毒昏迷,但却不能保证第二批受害者是否会直接死亡……刘秀,巡视组的人才刚来,你应该明白我意思的。”

    刘秀深呼吸一口气道:“必要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下达击杀的命令。”

    “这件事情要保密。”铁罗刹站起了身来:“不能让任何的媒体曝光这件事情,驭兽师的行动要对外说是演练……柳京河,尽快安置好第一批受害者的家属。另外通知卫生局,让它们发布一则关于发现了携带着新型流行性病毒的虫子入侵的告示,让市民尽可能地防御,碰见毒虫能杀就杀,不能杀就尽量躲着……并告知将会安排一次全市的消毒。”

    “知道了,我马上去办。”柳京河一点头,便转身离开。

    铁罗刹此时走到了窗前面,背对着刘秀,淡然道:“我会让火龙神号一直关注那里……必要的时候,你们就撤退。”

    刘秀脸色微变,不禁想起了一个在官员间私底下的冷笑话:没有什么是一发火龙神号主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轰它几百发……

    “王姨那边……”

    “我会和她说的,你去。”

    全息影像消失之后,铁罗刹才皱着眉头坐了下来,目光冷然,低语道:“为什么,会知道王姨存在银行保险柜里的那几样东西……是谁?”

    火云市最有权势的女人,此时脸色阴沉得异常的可怕……似有鬼角渐露。

    ……

    ……

    “对不起了,西门先生,总局长说,就算是绑也要将你绑来!”

    “我好像…没说不来啊?”

    “……快!快把西门先生松开!!”

    他今天第一天去东区分局上班,坐的是督导员的办公室,算是总局特派,没有尚方宝剑,但能够在东区分局拥有行政权……然后被绑。

    西门卡感觉上了马sI.0的贼船。

    第一虫巢发现现场,历来都是迟到的西门先生,这次愣是没有迟到反而来得有些早,驭兽师们的集结,也才一半不到。

    这个满头灰白的男人,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在现场绕了一圈之后,忽然说道:“不用等了,开始行动,把你们手头上嗅觉最好的通灵兽都摇出来。”

    说着,到场的驯兽师不少便马上进行了通灵召唤……可却还有小部分人有些不知所措地愣着,似在犹豫。

    “这个白头佬是谁,这次行动的指挥吗……我怎么见过这位?”

    “是啊,感觉那些牛逼轰轰的前辈,好像很听他的话?”

    “嘘……小声一点!他是西门卡,曾经是火云驯兽师部队的最强王牌,后来因为一些个人原因离开了总局,听说好像是复职了。”

    “有…有这么厉害吗?”

    忽然一阵白光闪过,只见西门卡的身边,接连地冒出了烟雾……烟雾过后,只见十几只身穿着蓝色小背心的沙皮狗狗已经蹲在了地上。

    西门卡指了指那被封锁好的虫巢,十几只的沙皮狗狗便瞬间跑了过去,不过几秒的时间,就已经四散冲出。

    “一次性召唤十五只嗅觉最好的沙皮?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西门前辈最高的记录,是直接将一整个的灵犬部落给摇了出来……上百只呢!不然最强王牌的名号是白叫的?”

    “感觉他一个人就可以了……”新人驭兽师苦笑着摇了摇头。

    西门卡此时却淡然道:“就算我可以召唤一千只的灵兽,短时间里都跑不完火云市。如果一个人就能够做成任何的事情,还要火云这几万个执法者做什么……记住,你们并没有拖谁的后腿,请以你最努力的姿态,好好地守卫这座城市。这是你们穿上这套衣服的时候,曾经许下过的誓言。”

    新人驭兽师怔了怔,随后打了个激灵……粉了!

    看着这新人驭兽师崇拜的目光,西门卡耸了耸肩,转身点了根烟……看到了没,阿星!我也有粉丝了!

    Tm的……为什么不是女粉。

    “记住!一旦发现了虫巢,要马上汇报,不能私自清除!”西门卡此时吐了口烟圈,沉声道:“一定要等到发现全部的虫巢,才能同步清理!”

    ……

    ……

    时间又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距离黑袍人所给的一个小时的期限,已经没有几分钟。

    辉煌游乐园里,马sI.0正与小洛sIR,林峰,美雪副队,四队的一名队花,在一辆指挥车之中进行着部署。

    “驭兽师部队已经行动了,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截至目前为止,只是发现了三个毒源……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投放了多少个。”马sI.0神色凝重,手指却在游乐园的地图上接连地指了几个地方:“狙击手已经布置好了,都是最好的。只要能够确定对方投放的毒源不是定时的,我会下达击杀命令!”

    “我们应该怎样才能确定是主动攻击还是定时攻击呢?”美雪副队皱眉道。

    “这是我们现在急需要考虑的事情。”马sI.0正色道:“另外,阵师小队还有信号车都已经行动了,从现在开始,不管是灵术手段还是电磁信号,什么信号都传不出去了。”

    “马sIR,还剩下七分钟不到。”林峰此时提醒了下众人时间。

    美雪副队却冷不丁说道:“马队长,我有个想法……要不,我们主动要求和对方接触,进行谈判!我有谈判师的执照……就算谈判失败,起码也能够了解一下城堡里的状况,否则我们太被动了。”

    “会不会太危险了,雪姐!”四队的队花连忙说道:“金队长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他不同意,我明年这个时候就去给他扫墓!”美雪副队直接冷笑了声。

    这大龄待嫁女青年到底是有多想立功啊……马sI.0不禁揉了揉眉心,但美雪的提议,倒是让他有些心动,确实需要了解城堡里面的动态。

    只不过,里面的那黑袍,会想不到这点,同意谈判吗?

    “马警官!王老夫人来了!她的车已经进入了门口,马上就能到!”

    ……

    ……

    就算是意思一下,也总是要面对王千羽这个在火云有着极大能量的女人马sI.0也只好硬着头皮地将小洛sIR放出。

    通常老女人对小鲜肉都特别的态度友好……就好比饭堂打菜的手抖大妈,对漂亮的男孩子都会优待些。

    “你们的动作真快,而且也没有让人失望,真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王千羽面无表情地看着小洛sIR,“但显然不是我所期待的消息。”

    阴阳怪气。

    “感谢您的协助。”小洛sIR缓缓说道。

    王千羽面无表情地看了小洛sIR一眼,这个年轻人打不进去,像是棉花一样,她摇了摇头,直接说道:“盗走小丹尸体的人,就在里面?里面的人实力很强吗?”

    “没有交手。”小洛sIR摇摇头。

    王千羽皱眉道:“以你的实力,难道打不进去?不过一些流浪汉而已,怎么能与火云市的安全相提并论?”

    小洛sIR沉默半响。

    他忽然往前靠近了些,贴近了王千羽,低声道:“不知道老夫人您,这些年来……有多少个一年,是您口中的流浪汉所赋予的。”

    王千羽瞬间脸色微变,甚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小洛sIR,难掩那惶恐之色。

    他怎会知道的……小姐给自己续命的事情!

    “你…你想怎样。”王千羽深呼吸了一口气,却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洛sIR面无表情道:“绑匪的要求是要您带来几样东西。对方对于您看来十分的熟悉……我很好奇,对此,老夫人您有什么猜想吗,关于绑匪的身份。或者说,这件事情,似乎带着某种针对您的气息。”

    王千羽沉吟着道:“我不知道这暴徒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关于我的这些,但是既然敢盗走小丹的遗体并且威胁我,我是决然不会放过的。”

    什么也没有正面回答。

    小洛sIR也没有追问,只是淡然道:“绑匪要求的东西,老夫人您带来了吗。”

    “我会亲自进去。”王千羽再一次没有正面回应。

    她反而是直接走向了梦幻城堡的门前,拐杖往地上一拄,便淡然道:“我来了,开门……既然你要我的东西,莫不是连见我一面的勇气也没有?”

    吱!

    梦幻城堡的大门,此时缓缓地打开了一丝。

    “只能你一个进来。”

    广播的声音同时响起。

    怎料王千羽此时却用拐杖一指小洛sIR,冷笑着道:“我要他陪着我进去,否则谈判就终止!”

    “堂堂一个王千羽,怕死了吗,居然要人来陪你……但是,我说只许你一个人,就只许你一个!”那黑袍人的声音冷笑着:“又或者,我将你那可怜的侄孙女的遗体挂出来,好好地人欣赏一下?”

    王千羽淡然道:“小丹已经死了,要回了遗体也不能复生。我们王家的人哭也哭了,伤心也伤心了。反正迟早都是要入葬的……我大不了买下这块地,修成坟墓。不过,既然是你将小丹的遗体带来这里的,那么你就在这里陪葬。”

    片刻。

    那黑袍人的声音才淡然响起:“进来……只许你们两个。不过,我很不高兴。”

    声音响起的瞬间,那高塔上被吊挂着的十几名流浪汉中的其中一个,瞬间被抛落了下来……死亡。

    这绑匪说过的,死掉一个流浪汉就意味着火云市内将会由一个毒源投放……

    但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显然未到……如果是定时的话,毒源并不会投放才对。

    现场已经被完全屏蔽了,主动的控制应该无法操纵才对……看着那已经死去的流浪汉,马sI.0不禁脸色难看了几分,心中却也松了口气。

    两个选择都是错误的,只能选择自己能够承担得起的那个选择……

    “但……真的能够承担得起吗,这生命的重量。”

    马sI.0不禁叹了口气。

    “哼。”

    与此同时,王千羽只是冷哼了声,便直接走入了那门缝之中。

    见状,小洛sIR也回头给马sI.0示意了一个安心的眼神,便也跟随王千羽进入了梦幻城堡。

    ……

    ……

    梦幻城堡的门缝关闭的瞬间,马sI.0耳朵却忽然响起了小洛的声音。

    “马叔叔,请不要声张,然后让方法医过来,将这两个流浪汉先带走……他们,还没有死。”  kD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鬼父|磁力|链接网:无标题文档鬼父|磁力|链接网_鬼父|磁力|链接网
百度